Maria Callas (1923-1977)

卡拉斯的歌唱藝術,給人帶來永琲瑭n情震撼,我選了她在1955年灌錄 Glacomo Puccini 1858-1924 的Madama Butterfly 蝴蝶夫人,是因為Callas的表達不單只在聲音運用上了不起,她是那麼全情投入蒲薛尼(Puccini)的作品。 整部歌劇,她處理朗誦,獨白絲絲入扣,跟音樂的造句連成一體,在最後一幕兒子被搶去,丈夫要跟他的未婚妻返國,Callas斷斷續續、迷迷糊糊、時而瘋瘋癲癲,她吶喊情何太忍,Callas 把蒲薛尼的樂章和著血淚一字一控訴,傾情唱出。雖然是歐洲的音樂作品,唯Callas以她希臘人的典雅氣質演繹了東方女性的絕望無奈。聽Callas的歌聲,我不斷可以感受一份高貴的敬業品格和她藝術修養,她處理句子與句子之間,非常考究,運用聲音留守有度,播出來的片段歌名是「美好的一天」( < Un bel di vedremo> ),請留意 Callas 的聲音,她操控強、弱、快、慢總是那麼有深度。

 

<照片來自CD----- 【BIZET CARMEN】,由 EMI CLASSICS 出品,CD編號 724355628121。>

<鳴謝 EMI 唱片公司>

返回主頁返回〈歌唱的藝術〉往〈卡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