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忘》是一首頗大型的歌曲,作曲家黃友棣先生接受作詞家鍾梅音交托《遺忘》一詩,她囑請黃先生作曲,此時黃先生正準備遠赴歐洲深造音樂,這詩並未譜成歌曲。
黃先生可能拿不準詩中情思,一擱就十一年。有一天,鍾梅音向黃氏重提譜曲一事,鍾氏把詩歌的涵意告訴黃老師。
故事已成過去,但從鍾氏道來,真是情難了卻,鍾氏自少體弱,同時患上嚴重哮喘病,年輕時曾一度因哮喘病發住院,生死關頭,年青醫生用心用醫術把她救活。
跟醫生接觸猶如把生命繫托在醫生的一舉手一用藥,鍾氏戀上醫生,醫生感覺這病人用了情,醫生因已婚,他開始跟鍾氏疏離,鍾氏雖情根深種,但理智地接受現實。
黃友棣先生聽了鍾梅音的表述,他懂了,這是不一樣的戀愛,它是一個人被一個人救活,是你活了我,我的血奔流著你的精神和人格。
這是一個美麗而帶傷痛的愛情故事,詩人後來結婚生育了孩子,但當年少女情癡仍盪漾於心頭,因為詩人的情,是感動,亦帶上恩惠與愛慕。

 

遺忘

曲:黃友棣 詞:鍾梅音 唱:周惠娟 伴奏:許仲謀
 

18-6-2024

 
   

若我不能遺忘 這纖小軀體 又怎載得起如許沉重憂傷
人說愛情故事 值得終身想念
但是我呀 只想把它遺忘

隔岸的野火在燒 冷風裡樹枝在搖
我終夜躑躅堤上 只為追尋遺忘
但是你呀 卻似天上的星光 終夜繞著我徜徉
終夜繞著我 終夜繞著我 終夜繞著我 徜徉

隔岸的野火已滅 夜風裡蟲聲四起
露濕苔痕 星月將沉 誰能將浮雲化作雙翼
載我向遺忘的宮殿 飛去
有時我恨這顆心 是活 是會跳躍 是會痛苦
但我又怕遺忘的宮殿喲 就連痛苦亦付闕如
迎接這痛苦吧 迎接這痛苦吧
生命如像一瓢清水 我寧飲下這盞苦杯 啊……
但是 若我不能遺忘 這纖小軀體
又怎載得起如許沉重憂傷 人說愛情故事 值得終身想念
我還是呀 只想把它遺忘 遺忘 遺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