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艷玲、阮兆輝對談點滴

周惠娟


三月十八日晚在城大聽了裴艷玲和阮兆輝的藝術講座,南腔北調各自精采。

城市大學近期經常舉辦一些文化藝術講座,在現今功利主義社會,這類非常重要卻又被忽略的活動,猶如一道平衡「人心趨向機械與淺薄」的潤化劑。百年樹木,十年樹人,文化藝術是點滴見功夫的學問,但願我們的社會商業與文化並進。

裴、阮倆位老師慨歎好的東西卻正在慢慢流失了!

真的,中國人的社會不大看重藝術,又認為藝術只是吟風弄月,高調而不切實際。當我們的電視劇、流行曲卻走向殘暴不仁、飄忽灰暗,時下大部分歌詞台詞不堪入耳,作為現代人,是否甘願如斯素質?可悲者是,作曲家編劇家卻非以此「符」不足以吸引觀眾,也就如此地乾涸了香港文化藝術。

當然有甚麼觀眾便有甚麼製作,但人始終需要不同層次多元文化藝術平衡的,這樣人心方可得到休養生息,不容易走向極端和偏差。

裴老師和阮老師的對談,他們的話題內容豐富,理性、感性、評論性穿插整個講座。兩位的舞台藝術修為根基深厚,他們帶出的話題,令人對戲曲表演多作深層認識,反思文化藝術之低落實非港人之福,從廣義說 ── 非中國人之福。

裴艷玲說:「我來了香港,到處找劇看,亦看了很多錄影帶,唉!好好的香港,又有這麼好的條件,為甚麼只拿出這些東西來?我是很坦率地說。」

其實這種現象出現在很多先進發達國家,香港只是更為嚴重,無他,是殖民制度與商業文化底下之結晶品。

有良知的藝人很少,有良知加努力不懈者更少,除了自我完善更為藝術推上高層次者少之又少,阮兆輝一段話,真的語重深長 ──

「觀眾的掌聲,往往真的把藝人寵壞,有時我在想,觀眾取張戲票入埸部A在戲院裡坐上幾小時,到底我帶了些甚麼給觀眾?不怕對你們說,當聽到掌聲,有時實在不敢抬起頭望觀眾,因為聲掌來得太慣性了,是否觀眾真的這樣子盲目?這幾年因推廣及發展一些戲曲,當中使我覺得 ── 好慘、好慘,就是原來我們整個社會,應該說包括整個中國制度社會是沒有給藝術有清楚定位……」

觀眾靜靜在聽 ── 動容的靜默。

原文載於教協報 遊於藝10-5-1999


返回主頁

回藝評頁首

歡迎與網主交流意見和心得歡迎交流您的藝術評論